买个包子

老婆给当程序员的老公打电话:“下班顺路买一斤包子带回来,如果看到卖西瓜的,买一个。”当晚,程序员老公手捧一个包子进了家门。老婆怒道:“你怎么就买了一个包子?!”老公答曰:“因为看到了卖西瓜的。”

乞丐与我

我是个程序猿,一天我坐在路边一边喝水一边苦苦检查bug。这时一个乞丐在我边上坐下了,开始要饭,我觉得可怜,就给了他1块钱,然后接着调试程序。他可能生意不好,就无聊的看看我在干什么,然后过了一会,他幽幽的说,这里少了个分号。。。分号。。。分号。。。

修车

据说有一位软件工程师,一位硬件工程师和一位项目经理同坐车参加研讨会。不幸在从盘山公路下山时坏在半路上了。于是两位工程师和一位经理就如何修车的问题展开了讨论。硬件工程师说:“我可以用随身携带的瑞士军刀把车坏的部分拆下来,找出原因,排除故障。” 项目经理说:“根据经营管理学,应该召开会议,根据问题现状写出需求报告,制订计划,编写日程安排,逐步逼近,alpha测试,beta1测试和beta2测试解决问题。” 软件工程说:“咱们还是应该把车推回山顶再开下来,看看问题是否重复发生。”

达芬奇密码

“我给你出个脑筋急转弯,你说达芬奇密码的上面是什么?” “这。。太难了吧。。不知道。。。” “笨!达芬奇密码的上面就是达芬奇帐号啊,那达芬奇密码的下面是什么?”“我。。。这。。。还是不知道。。。”“是达芬奇验证码”。

程序员的午餐

又是一个阳光灿烂的中午,看了一上午的报纸,茶水也顺带喝了不少,肚子早已经咕咕作响了,今天中午吃点什么了,貌似楼下的新开张的盒饭还不错,于是我来到楼下准备买上一盒。 菜色还不错,价格有6元,8元,10元,12元,20元的,像哥这样的精英管理人才,怎么着也的吃最高级的才配合身份,就在我准备购买时,一个响亮的声音响起, "老板,给我一份10元的盒饭"。 顺势撇了一眼,一个小伙子,眉开眼笑的靠近盒饭铺,今天是1号,看样子是发工资了。就当他走近时,看到了我,刚才的欢愉的表情瞬时黯淡下去,他知道我认出了他,靠,满头白里带一点黑的头发,永远没睡醒的眼神,以及那凌乱的胡渣子,都出卖了他的身份。我继续狠狠的盯着他,他越发的羞愧了,我犀利的眼神正在和他做着底层通信,我默默的向他传达一个信息——"你,也配吃10元的盒饭?"。 他哀怜的眼神似乎在祈求我不要拆穿他的身份,可惜,哥这么有正义感的人,怎么能在这个时候放弃原则! "你不是隔壁公司的程序员么?"。就这一瞬间,他整个人似乎崩溃下去,刚才欢愉的表情彻底变为哭丧,周围的小摊贩以及路人甲乙丙丁,都纷纷投来了鄙视的眼光,他瘟鸡一样的双手抓着头发,痛苦的蹲了下去。 就在这时,人群中终于有人忍不住了,大声呵骂到,"呸,程序员也敢吃10元的盒饭,真不要脸"。 一位老大娘好心的提醒到,"小伙子啊,你一个程序员,挣点钱不容易啊,怎么吃10元的盒饭啊"。 一名打扮妖艳入时的姑娘说到,"人家当小姐的都才吃10元,你也敢要10元的?"。 我义正言辞的给他说到,"我说一句话顶你写一万行代码,也才吃20元的盒饭,你竟敢吃10元的"。 老板也发话了,"是程序员啊,太不好意思了,你吃6元的吧,不然人家知道我卖了你10元的,我这生意就做不了啊"。 他终于发出颤抖的声音说到,"对不起,我刚才说错了,给我一份6元的"。 这时人群中爆发出激烈的掌声,我知道,这是我又一次坚持原则,换来的荣誉的赞赏。

面试

面试官:“熟悉哪种语言”。应聘者:“JAVA”。面试官:“知道什么叫类么”。应聘者:“我这人实在,工作努力,不知道什么叫累”。面试官:“知道什么是包?”。应聘者:“我这人实在 平常不带包 也不用公司准备了”。面试官:“知道什么是接口吗?”。应聘者:“我这个人工作认真。从来不找借口偷懒”。面试官:“知道什么是继承么”。应聘者:“我是孤儿没什么可以继承的”。面试官:“知道什么叫对象么?”。应聘者:“知道,不过我工作努力,上进心强,暂时还没有打算找对象。”。面试官:“知道多态么?”。应聘者:“知道,我很保守的。我认为让心爱的女人为了自已一时的快乐去堕胎是不道德的行为!请问这和C#有什么关系?”。

有一种

有一种崩溃叫密码输入有误;有一种惊慌叫做账号异地登陆;有一种感情叫隐身对其可见;有一种误会叫人机离线;有一种失落叫没有访问权限;有一种感情叫站点访问失败;有一种无奈叫bug无法复现。。。

看电视

程序猿跟产品经理一起看电视。每个节目看到一半程序猿就换台,看到一半就换台,几次之后产品经理终于忍无可忍的咆哮:老子刚看出点意思你就换、刚看出点意思你就换,到底还让不让人看啦?!程序猿淡定的盯着电视道:你半路改需求的时候我可没吱过声。

情诗

我能抽象出整个世界; 但是我不能抽象出你; 因为你在我心中是那么的具体; 所以我的世界并不完整; 我可以重载甚至覆盖这个世界里的任何一种方法; 但是我却不能重载对你的思念; 也许命中注定了—你在我的世界里永远的烙上了静态的属性; 而我不慎调用了爱你这个方法; 当我义无返顾的把自己作为参数传进这个方法时; 我才发现爱上你是一个死循环; 它不停的返回对你的思念压入我心里的堆栈; 在这无尽的黑夜中; 我的内存里已经再也装不下别人; 我不停的向系统申请空间; 但却捕获一个异常—我爱的人不爱我; 为了解决这个异常; 我愿意虚拟出最后一点内存; 把所有我能实现的方法地址压入堆栈; 并且在栈尾压入最后一个方法—将字符串”我爱你,你爱我吗?”传递给你; 如果返回值为真–我将用尽一生去爱你; 否则–我将释放掉所有系统资源;